早上八点醒来,又是阴天,云朵好懒啊,不涂防晒,变成乌云,最后委屈的哭了出来。

冒着雨来到公司,终于准点打卡,记得初恋总是埋怨我约会迟到,可能被偏爱的人才会有恃无恐,后来我终于学会了准时,却永远错过了17岁时年少的喜欢。

看着评审会的同事们,我非常好奇,他们的满目山河在哪里,他们的可望而不可得又在哪里,可是又是怎样的缘分,让我们一起参加了这样的会。

会上产品说需求不会再变了时,我想起来十八岁那年平安夜,那一晚雪很大,路灯很暖,你笑着对我说:我们要永远在一起。你曾经填满我的过去,却在我们约定好的未来永久缺席。

不过我越来越能接受需求频繁改变的事实,承诺会变,爱情会变,纵然相思入骨最后也会天涯陌路,我们又怎么能奢求需求不会变呢?

散会了,产品和我说排期紧,这段时间比较难熬,坚持一下,我笑了,最难熬的不是漫漫长夜,不是两月三年,也不是两人相爱的不能见面,而是我爱的人不爱我。

下午做技术分享,结束之后别人一直夸我技术掌握多么多么好,但我仍然记得,第一次看见屏幕上出现hello world 的欣喜之情,那份欣喜,现在没有了,以后也不会有了。
分享的时候,有人提问:”你是在学会开发项目的那个晚上变成大神的吗”?我思考片刻:”不是,是我没学会但是决定再学一遍的时候。”

傍晚时候,我终于有时间开始编程,黄昏的时候写上几行代码,载着落日的余晖和银河的浪漫,当成功运行的那一刻,我看见是编译器对我的温柔。

没写多久,收到测试给我提的Bug,其实测试提Bug的时候我很开心,因为我已经学会了一个人送走落日,一个人等待星光,一个人桀骜不驯和年少轻狂,突然有人关心我说:”有问题,不着急,慢慢改”,这是一生之中,我最为安慰的事情。

记得最初写代码,有一个Warning报警我都要熬夜排查出来,后来时间稍微久了一点,就算是Error报警,我连日志都懒得看了。大抵对事对物都如此,起初她皱一下眉头你都会心疼,后来她哭你也无所谓了。

解决问题后,用着熟悉的git命令推送部署。对了,执行git命令如果没有返回任何消息,就代表着执行成功。就好像她的不回复,其实也是一种回复。

忙完了,和同事一起吃饭,听着他们的吐槽,不禁感觉世人多奇怪,996嫌累,摸鱼觉得没意思,使用开源库觉得没技术含量,自己造轮子又不会。写代码羡慕领导写PPT,写PPT害怕自己没有硬实力。终其一生,满是遗憾。

是的,世上哪那么多成全,从小到大听过最多的成全就是:”不想干了是吧,我成全你”。

深夜无心睡眠,不由自主想是不是在另一个平行时空,有一个跟我长得很像很像的人,可以把编程只是当做爱好,把写作只是当做分享,灿烂的活着,热烈的爱着,不用像我一样,在无数个孤立无援的时刻里把自己消耗殆尽,拼尽全力,只为成为一个普通人。